Jan 2017

中國電影貿易談判的影響

引言

中華人民共和國於2012年與世界貿易組織(世貿)簽署了目前的外國電影進口配額制度協議,有效期為5年。 關於國際電影業期待的中國配額制度第二輪談判,將於今年2月17日左右開始。

美國的預測

根據最新的預測顯示,中國將在明年成為世界上最大的電影市場。這為外國電影製片人和製作人,特別是荷里活製片廠提供了巨大的機會,但亦可能導致中國增加進口市場限制 (儘管其為世貿組織成員)。外國製作人,特別是在電影和視聽領域,將努力通過從2017年2月開始中國和美國的談判消除或減少這些進口障礙。

鑑於市場的潛力和規模,美國電影協會(MPAA)仍然非常期待中國更廣泛地開放市場。 票房專家表示,中國的票銷售將在未來幾年內超越加拿大和美國。MPAA官員表示,中國和美國官員在最近的會談中同意討論的事項「 非常令人鼓舞」,當中包括增加外國工作室獲得的收入份額以及中國每年的外國電影配額等。

在今年向美國貿易代表(USTR)提交的第301條中,國際知識產權聯盟(IIPA)提出了對即將到來、由中國和美國政府官員談判的2017年協議進一步發展的展望如下:-

  • 增加美國製作人目前25%的收入份額;
  • 進一步放寬收益分享電影配額,使國外製作人可享受快速發展的中國電影市場;
  • 通過增強票務系統信息確保美國製作人收入報告準確; 與
  • 允許美國製作人更有效地控制發行日期以解決中國禁止美國電影在主要發行日期發行的問題,並終止“雙預訂”戲劇發行的做法。

 

雖然外國製作人希望看到中國變得更像一個「 普通」分銷市場,但外國政府也不想錯失 在迅速增長的中國票房份額獲利的良機。此外,中國很明顯不太可能在保持對國內電影分配最終控制權的問題上讓步 。(https://hughstephensblog.net/2016/07/12/china-and-the-content-industry-friend-or-foe-part-two/).

 

中國的預測和中國壟斷分配的潛在變化

據«中國底片»所述,中國頂級電影監管機構暗示中國願意在2017年提高外國電影配額,並提醒中國電影業高管為與外國電影競爭做好進一步準備。此外,各種消息來源指出,中國將準備好在2017年2月談判配額。具體數字將參考作為VOD出售的進口電影和串流媒體通常以固定費用出售的電影院播放版本,而一切都必須通過相同的審查過程。中國監管機構,中國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局長張洪森表示,2018年將會有更多因進口影片進入中國電影圈的“密集和公平”競爭。近年來,官員們也間接表示,中國限制進口外國電影的配額制度將會在2017-2018年從每年有34種進一步增加。

撇除所有猜測和傳言,從一些有關中國文化部門的官方指南、規劃及領導聲明的評論中或可對於中國優先事項略知一二, 並意味著外國製作人不應該期待2017的談判會有太多變化 。(http://thediplomat.com/2016/12/us-china-frictions-in-film-hollywood-with-chinese-characteristics/).

十三五規劃指南

制定國家社會和經濟規則最權威戰略來源的「 十三五 」規劃會將中央對於中國文化部門在2016-2020年期間的指令作出官方建議。 該指南要求在加強社會主義藝術和文學的框架下繁榮地發展電視和電影業。在同化核心社會主義價值觀念,社會和經濟發展的各個方面的框架下,規劃指南還要求組建一支「 在表演能力和道德素質方面都非常出色」的藝術和文學力量,並發展中華人民共和國文化精神和價值觀的傳播。

十八次黨代表大會報告指示

十八次黨代表大會報告中對國家文化部門(包括電影業)的指示是中央指令的最權威的願景。該報告闡述了中國共產黨在所有政策部門預計即將於2017年秋季召開的第十九次黨代表大會的協議。這些命令的核心是鞏固中國中央社會主義價值觀的中央制度思想,該核心被中國共產黨認為是「 中華民族的靈魂」。 這一「 核心社會主義價值觀 」首次由黨的十七大提出,樹立了中國共產黨建設自己作為國家道德標準持有人,是創立其政治合法性的第一步。該核心社會主義價值觀念體系包括:

  • 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想的概念;
  • 馬克思主義哲學;
  • 社會主義下榮譽和恥辱的概念,強調簡單生活,堅持法律和愛國主義的必要性;
  • 中國的核心愛國主義精神; 與
  • 中國的創新和改革的核心時代精神

該報告通過創造和傳播為公民提供「 滋養心靈」的文化產品,釋放中國的「 文化生產力」及使其更成熟,從而戰略性地完善上述價值觀。此等文化產品對於強調中國傳統價值觀,家庭美德和法治至關重要。報告還與外國「 文化成就」比較,要求加強中國「來自各種文化靈感的自由流動」。 另一方面,中國將繼續以中國共產黨中央社會主義價值體系的國內標準來評價其他國家的「 文化成就」,這是中國發展強大的社會主義文化的基礎。

領導聲明

中國共產黨領導人的高級別發言進一步提出了十三五和十八次黨代表大會報告的目標和價值觀。去年5月,中國國家主席中共總書記習近平指出,中國的「 文化基礎」必須根據現代社會和文化進行解釋和改革。習主席還強調了國家文化部門自信的至關重要性。他強調,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共同理想的信心建立於中國5000年歷史文化的的基礎上。

去年9月,管理中國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的中共宣傳部部長劉啟寶批准指定“高級人員”。該等「 高級人員」維護基本的社會主義價值觀,並作為中國公民的榜樣。劉強調,中華人民共和國人民必須相信,先進的標準承載者「 在他們眼前」及「在他們身邊」。2016年11月,中國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主任聶陳熙在中國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工作會議上要求他的行政官員激發和鼓勵中國人民長期以來的傳統文化,社會主義的核心價值觀和優越的產品製造。劉亦表示要加強藝術要求,遵守中共宣傳部的規定,加強對外宣傳。在2016年10月,正式宣布聶將成為中國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的新主管,預計他將在不久的將來監督該局。

在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文化層面上,中國共產黨將繼續發展積極鼓勵社會主義原則,保持其政治合法性與其在國家優勢地位。有關中國共產黨計劃的中心目的包括灌輸愛國主義感、宣傳支持中國共產黨作為國家道德和道德前線的價值體系、傳播中國傳統文化對當今社會具有重要意義、促進中國當局為公正和公平。這些價值觀顯然將繼續與希望追求日益增長的中國電影和視聽市場的外國製作人的利益衝突,而實施隱含的限制亦有機會導致這些製作人傾向於自我審查。

根據中國共產黨的上述目標,中國當局可能通過目前無限的聯合製作安排繼續利用外國製作人者的專業知識,向中國電影業傳授進口電影製作技術和能力。總的來說,像其他行業一樣,為了獲得中國市場的金礦,美國和其他外國電影製片商需要遵守中國的條件和限制,確保他們的電影具有「 中國特色」,同時貢獻中國的國內生產商並承擔國內競爭對手有可能取代它們的風險。

 

年度票房的影響

雖然中國票房已經放緩,但它仍然是世界上最具吸引力的市場之一。在2016年,中國電影市場保持其作為國際上第二大電影工業(全球電影票銷售的18.8%)的地位,並預計在未來幾年保持其現狀。因此,中國市場將是美國電影業最重要的海外市場。索尼公司哥倫比亞圖片公司(SNE,+ 0.20%)總裁斯坦福•潘尼奇(Stanford Panitch)不認為中國電影市場的增長放緩是一個問題,並表示:「 我們將在世界任何地區承擔這種放緩。這(中國電影市場)仍然是一個令人難以置信的大增長市場。」(http://fortune.com/2016/12/16/china-to-review-film-limits-as-box-office-growth-slows/)

中國在2016年自願放寬外國電影進口限額,以應對票房收入下降的情況,總發行量達到38部,其中包括後期的荷里活假期發行: 派拉蒙影業的伴諜同盟 (11月23日) , 迪士尼的魔海奇緣(11月25日) , 華納兄弟的薩利機長:迫降奇蹟(11月29日) , 世紀福克斯的兩公婆決戰特務王((11月8日) 與柏鳥小姐的童幻世界(12月2日) (http://chinafilminsider.com/china-abandons-quota-hollywood-films-amid-box-office-slowdown/).

中國自願放寬進口限額似乎支持高級製作人,行業顧問和中央電視台(CCTV)執行官盧紅石先前的意見,即中國的進口電影配額在2017 – 2018年將進一步增加。盧說: 「利用中國市場是美國人的中國夢」,然而, 他補充,限制取消的速度仍然是一個謎。

美國和中國之間的諒解備忘錄還要求在2017年進一步談判,考慮允許更多的外國電影進口和收入分成的比例。如果兩國在即將進行的談判中未能達成新協議,美國保留在2018年對中國採取世貿程序性訴訟的權利。

然而,美國的議價能力可能不如預期的強,因為中國電影業是世界上第二個領先的市場, 排名僅在美國之後。隨著歐洲和美國市場飽和,美國電影業只有中國轉向以增加利潤(http://chinalawandpolicy.com/tag/quota/).

 

特朗普效應

雖然中國的世貿義務必須滿足組織的所有其他成員,美國談判代表國際領先的電影市場,可能是最強硬的談判者,可能遭受中國最大的抵制。較早前,特朗普總統在他的行政首100天的計劃中特別強調中國:“我將指示我的財政部長給中國貼上一個貨幣操縱者的標籤。”

2017年12月2日,特朗普總統與台灣總統交談,加劇美國與中國的緊張關係。他在一份公開聲明中說,「中國一國政策」正在談判中。特朗普總統商務部長威爾伯•羅斯(Wilbur Ross)也指責中國是「大國家中最保護主義的國家」。 羅斯還抨擊中國廢棄多餘的鋁和鋼,以及中國共產黨資助無利可圖的國有企業。然而,美國媒體官員仍然希望在2017年改善與中國的關係。荷里活主要工作室的顧問和普華永道董事馬特•利伯曼評論說:「這個問題現在仍然未知。」特朗普總統的代表沒有應要求發表意見。

儘管如此,沒人能確定特朗普總統的行政部門是否會捍衛荷里活在中國的利益。雖然其他人包括珍娜•詹姆森,斯蒂芬•鮑德溫和斯科特•貝奧支持總統特朗普,但特朗普總統被各種不同的荷里活人物如艾力•寶雲,羅拔迪尼路和湯漢斯強烈批評他的政治立場。此外,有社論表示「如果特朗普政府對中國產品徵收懲罰性關稅,中國將毫不猶豫地報復。」 ;「傲慢的特朗普低估了中國的還擊能力。」”

 

配額變更的潛力

在現行製度下,中國按收益分享原則進口的外國電影數量增加至34部(其中14部必須為3D或Imax)( http://chinafilminsider.com/trumps-first-china-hollywood-challenge-renegotiate-film-quota/) 。荷里活產品因其流行性和盈利能力佔了該進口34部限制的大部分。

如上所述,普遍觀點是外國電影的配額將增加,但增加的幅度未能預測。

中國與外國公司所合作的合格電影製作將不受前述的限制。大連萬達集團董事長王建林表示:「共同生產的新模式對與中國公司合作生產電影的外國公司沒有限制。只要中國的投資超過30%,至少有一兩個中國演員參與, 這些電影即不受配額限制。」

 

收入分成的潛在變化

根據目前的電影貿易安排,外國製作人和工作室只允許保持中國票房收入的25%。暫時沒有跡象表明這一事宜會否于2017年談判期間作出變化。鑑於中國在其市場上保留必要的控制權,收入分成比率沒有變化根本不足以為奇。 即使會有增加,也沒有跡象顯示它將達到其他國際市場40%分成的平均水平 ( http://fortune.com/2016/12/16/china-to-review-film-limits-as-box-office-growth-slows/)。

 

撰文:見習律師陳思華 編輯:合夥人馬健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