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事訴訟及爭議解決

02/2022

醫療疏忽與索賠機制

什麼是醫療疏忽? 由於醫療疏忽是人身傷亡的一種形式,在涉及醫療疏忽的案件中,香港法院會遵循侵權法中有關謹慎責任、違反責任、因果關連和損害方面相同的原則。 醫護人員對其患者的謹慎責任應被視為一項單一的綜合義務。它涵蓋了所有醫護人員在改善患者的身體和/或精神狀況時運用其技術和判斷的情況,以及他們在提供服務時的所有方面。 為了履行其於侵權法上的責任,醫護人員所需要達到的謹慎標準是一般熟練程度的醫護人員運用該專業技能時應有的標準。換句話說,如果他按照相關領域的負責機構或從業人員認可的適當的做法行事,他不會被視為因違反對患者的責任而疏忽。這就是著名的 Bolam 案(Bolam v. Friern Hospital Management Committee [1957] 1 WLR 582)。隨著時間的推移,上述原則有一些新的發展。第一,如果有兩個負責機構的專業意見,而醫護人員按照其中一個機構的專業意見行事,他不會因為另一個專業意見機構會採取不同的做法而被視為疏忽,但是如果醫護人員是按照一個無法經得起邏輯分析的專業意見行事,那麼該醫護人員就會被視為沒有按照“負責任”的專業意見行事,並有機會需要為此疏忽承擔責任。 謹慎責任包括警告患者有關風險的責任。根據 Bolam一案,這種責任是基於醫生是否按照負責醫療意見的機構行事。英國的案例有跡象表明要偏離 Bolam 案,而最終英國法院於Montgomery v. Lanarkshire Health Board [2015] UKSC 11 一案中作出裁定。 「一名心智健全的成年人,她有權決定接受什麼形式的可行治療(如有的話),而在作出對其身體的完整性造成入侵的治療以前,必須先行獲得她的同意。因此,醫生有責任採取合理的謹慎,以確保病人知悉所建議的治療辦法,當中涉及什麼重大風險,以及知悉是否有任何合理的替代或不同治療方法。當中的關鍵性測試是,在某一特定情況下,一個合理的人如身處該名病人的情況,他是否很可能會十分顧慮有關的風險,又或是,該醫生知道或理應知道該名病人會很顧慮有關的風險。」 從判決中引用的上述段落表明,英國法院堅決地從醫學界出發的觀點轉移到從一個合理的人在患者角度考慮同意問題時的觀點。重要的是醫護人員的諮詢角色包括他們與患者的對話,而不只是常規地要求患者在同意書上簽名。 然而,儘管香港醫務委員會發布了第...

競爭法

04/2021

競爭法的五大趨勢 – 回顧2020/2021的案件

2020/2021年對於香港競爭法從業者來說是不平凡的一年:競爭事務委員會(「競委會」)對於違反第619章《競爭條例》(「該條例」)「第一行為守則」和「第二行為守則」的業務實體或人士越來越積極地發起調查和展開執法工作。雖然競委會已在競爭事務審裁處(「審裁處」)展開了數個法律程序,但對於在整個調查過程中保持合作的當事人,競委會會從寬處理並發出違章通知書。 回顧競委會最近的執法行動及審裁處的判決,我們注意到反壟斷執法的五個主要趨勢,並將於下文討論:   1. 發出違章通知書 根據該條例第67條,如競委會有合理因由相信有人違反「第一行為守則」(涉及嚴重反競爭行為)或「第二行為守則」,而尚未就該項懷疑反競爭行為在審裁處展開法律程序,競委會可向該人士發出違章通知書,並提出不展開法律程序,但條件是該人士須承諾履行通知書內的規定。 在2020和2021年間,競委會就兩個合謀行爲發出違章通知書: – 於資訊科技項目招標中合謀定價[1] Nintex Proprietary Limited (「Nintex」) 是一間資訊科技流程自動化軟件的供應商。有證據顯示,一名之前在香港Nintex任職的代表涉嫌運用其影響力,使兩間Nintex 轉售商Quantr及X公司,協調他們在2017年向海洋公園投標時提交有關供應和安裝Nintex軟件之方案和報價。 – 合謀定價及/或控制在香港酒店出售的旅遊景點門票及車票的價格[2] 在2016和2017年期間,一間旅遊櫃檯營辦商和六個酒店集團曾互相提供錦倫旅運有限公司和Tink Labs Limited的定價資料,以促成錦倫及Tink Labs合謀訂定及/或操控透過服務櫃檯或特定裝置向旅客銷售門票之價格。儘管這七間公司沒有參與門票銷售,但它們積極協助落實該合謀定價安排,在該合謀行爲中擔當著「促成者」的角色。 競委會在發出違章通知書時所考慮的因素 在決定是否向違規方發出違章通知書或對其提出起訴時,競委會會考慮各種因素,包括:- – 當事人是否知道其員工參與反競爭行為; – 當事人在反競爭安排中的行為性質;及 – 當事人在競委會調查初期是否已積極配合調查。 需作出的承諾...

公司及商業業務

06/2022

證監會警告NFT或需要獲得牌照

證券及期貨事務監察委員會(證監會)於2022年6 月6日發文提醒投資者注意非同質化代幣(non-fungible tokens,簡稱NFT)的相關風險。[1] 證監會指NFT與其他虛擬資產一樣面對較高的風險,包括二手市場流通性不足、價格波動、定價欠缺透明度、遭黑客入侵及欺詐的風險。 證監會向投資者警告NFT與其他虛擬資產一樣面對較高的風險,包括二手市場流通性不足、價格波動、定價欠缺透明度、遭黑客入侵及欺詐的風險。 該監管機構還指出大部分的NFT都擬代表其相關資產,例如是電子圖像、藝術品、音樂或影片的一個獨一無二的版本,而投資這些以數碼形式存在的收藏品不屬於證監會的監管範圍。但是,市面上有些NFT跨越了收藏品與金融資產之間的界線。 證監會指出,部份細分化NFT有著與「證券」或 「集體投資計劃」下的權益相類似的結構。根據《證券及期貨條例》(下稱「該條例」),「集體投資計劃」一般指有集體性質的投資產品,其中: 涉及就財產而作出的安排; 參與有關安排者對所涉財產的管理並無日常控制; 該財產整體上是由營辦有關安排的人或代該人管理的,或參與者的供款和用以付款給他們的利潤或收益是匯集的;及 有關安排的目的或作用是使參與者能夠分享或收取從上述財產的取得、持有、管理或處置而產生的利潤、收益或其他回報。 若某NFT構成了集體投資計劃下的權益,推廣或分銷該NFT便可能構成該條例下的「受規管活動」,而任何人如要進行受規管活動須獲證監會發牌。 如果有關NFT的安排涉及向香港公眾提出參與集體投資計劃的要約,該條例下的認可規定亦可能會觸發。根據該條例第103條,除非獲證監會認可或適用豁免,任何人發出任何廣告、邀請或文件,而該廣告、邀請或文件屬或載有請公眾取得或要約取得集體投資計劃的權益的邀請的,即屬犯罪。 證監會最新的聲明是第一個針對 NFT 發出的通告,表明 NFT有關的活動可能受到本地現有法規的約束。繼香港金融管理局於 1 月份發布關於加密資產和穩定幣的討論文件,[2] 並就適用於穩定幣的監管制度徵求公眾意見,各監管機構似乎正在計劃對加密貨幣和 NFT進行更嚴格的控制和監管。本地監管機構將何時以及如何引入針對數碼資產的監管制度還有待觀察。   本文由蔡幗妍律師和實習律師馮學晴撰寫。   [1] https://apps.sfc.hk/edistributionWeb/gateway/EN/news-and-announcements/news/doc?refNo=22PR34 [2] https://www.hkma.gov.hk/eng/news-and-media/press-releases/2022/01/20220112-3/

傳媒及娛樂業務

06/2022

證監會警告NFT或需要獲得牌照

證券及期貨事務監察委員會(證監會)於2022年6 月6日發文提醒投資者注意非同質化代幣(non-fungible tokens,簡稱NFT)的相關風險。[1] 證監會指NFT與其他虛擬資產一樣面對較高的風險,包括二手市場流通性不足、價格波動、定價欠缺透明度、遭黑客入侵及欺詐的風險。 證監會向投資者警告NFT與其他虛擬資產一樣面對較高的風險,包括二手市場流通性不足、價格波動、定價欠缺透明度、遭黑客入侵及欺詐的風險。 該監管機構還指出大部分的NFT都擬代表其相關資產,例如是電子圖像、藝術品、音樂或影片的一個獨一無二的版本,而投資這些以數碼形式存在的收藏品不屬於證監會的監管範圍。但是,市面上有些NFT跨越了收藏品與金融資產之間的界線。 證監會指出,部份細分化NFT有著與「證券」或 「集體投資計劃」下的權益相類似的結構。根據《證券及期貨條例》(下稱「該條例」),「集體投資計劃」一般指有集體性質的投資產品,其中: 涉及就財產而作出的安排; 參與有關安排者對所涉財產的管理並無日常控制; 該財產整體上是由營辦有關安排的人或代該人管理的,或參與者的供款和用以付款給他們的利潤或收益是匯集的;及 有關安排的目的或作用是使參與者能夠分享或收取從上述財產的取得、持有、管理或處置而產生的利潤、收益或其他回報。 若某NFT構成了集體投資計劃下的權益,推廣或分銷該NFT便可能構成該條例下的「受規管活動」,而任何人如要進行受規管活動須獲證監會發牌。 如果有關NFT的安排涉及向香港公眾提出參與集體投資計劃的要約,該條例下的認可規定亦可能會觸發。根據該條例第103條,除非獲證監會認可或適用豁免,任何人發出任何廣告、邀請或文件,而該廣告、邀請或文件屬或載有請公眾取得或要約取得集體投資計劃的權益的邀請的,即屬犯罪。 證監會最新的聲明是第一個針對 NFT 發出的通告,表明 NFT有關的活動可能受到本地現有法規的約束。繼香港金融管理局於 1 月份發布關於加密資產和穩定幣的討論文件,[2] 並就適用於穩定幣的監管制度徵求公眾意見,各監管機構似乎正在計劃對加密貨幣和 NFT進行更嚴格的控制和監管。本地監管機構將何時以及如何引入針對數碼資產的監管制度還有待觀察。   本文由蔡幗妍律師和實習律師馮學晴撰寫。   [1] https://apps.sfc.hk/edistributionWeb/gateway/EN/news-and-announcements/news/doc?refNo=22PR34 [2] https://www.hkma.gov.hk/eng/news-and-media/press-releases/2022/01/202201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