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事訴訟及爭議解決

07/2021

電郵詐騙案的受害者應該怎麼做?

現今,隨着企業越來越依賴使用電郵進行通訊,電郵詐騙案變得越來越普遍。騙徒通常會入侵個人的電郵賬戶,使用該賬戶或另一個與該賬戶電郵地址非常相似的賬戶向該人士的商業夥伴發送電郵,聲稱原來使用的銀行賬戶出現問題,要求後者(例如為賬單付款)轉賬到一個 「新 」的銀行賬戶。 當然,這個 「新 」的銀行賬戶實際上屬於或受控於騙徒或其同夥。 受害者在發現此欺詐行為後應該怎麼做? 第一步 – 向警方報案 如果接收資金的銀行賬戶是在香港的銀行開立的,受害者應儘快向香港警方報案。 如果受害者身在海外,可以透過網上報案。警方收到報案後會就案件進行調查,並在適當時候向銀行發出不同意處理書。 透過不同意處理書,警方會告知銀行警方不同意銀行賬戶中的資金交易,任何此類交易可能構成刑事犯罪。 一般而言,只要不同意處理書仍然有效,銀行將拒絕處理銀行賬戶中的資金。 因此,不同意處理書的發出實際上能凍結銀行賬戶。 然而,值得注意的是,在沒有法庭命令的情況下,警方無法將資金發還給受害者或無限期地凍結銀行賬戶。 為取回資金,受害者必須對銀行賬戶的持有人提出民事訴訟,並通知警方訴訟進展,以便盡可能長時間維持不同意處理書的有效性。 在某些情況下,例如,如果資金金額龐大,受害者應該考慮申請凍結銀行賬戶的禁制令。 第二步 – 開展民事訴訟並取得因欠缺行動而作出的判決 開展民事訴訟時,受害者通常是原告,而銀行賬戶的持有人應該是被告。 原告必須向法庭提交及向被告送達傳訊令狀,說明其申索。 向被告送達的方式有兩種:一是面交送達,二是將傳訊令狀以掛號信的方式郵寄到被告的通常地址或最後為人所知的地址,或者如果該地址有信箱,則將傳訊令狀放入密封的信封中,投入該信箱內給予被告。 被告在收到傳訊令狀後,必須在14天內向法庭提交一份送達認收書。涉及電郵詐騙案的被告一般很少會提交送達認收書或採取其他行動作出辯護。 如果被告沒有在指定時間內認收送達,受害者可以向法庭申請因欠缺行動而作出的判決,判受害者勝訴。 第三步 – 啟動第三債務人的法律程序 在獲得因欠缺行動而作出的判決後,受害人須採取行動執行判決。...

競爭法

04/2021

競爭法的五大趨勢 – 回顧2020/2021的案件

2020/2021年對於香港競爭法從業者來說是不平凡的一年:競爭事務委員會(「競委會」)對於違反第619章《競爭條例》(「該條例」)「第一行為守則」和「第二行為守則」的業務實體或人士越來越積極地發起調查和展開執法工作。雖然競委會已在競爭事務審裁處(「審裁處」)展開了數個法律程序,但對於在整個調查過程中保持合作的當事人,競委會會從寬處理並發出違章通知書。 回顧競委會最近的執法行動及審裁處的判決,我們注意到反壟斷執法的五個主要趨勢,並將於下文討論:   1. 發出違章通知書 根據該條例第67條,如競委會有合理因由相信有人違反「第一行為守則」(涉及嚴重反競爭行為)或「第二行為守則」,而尚未就該項懷疑反競爭行為在審裁處展開法律程序,競委會可向該人士發出違章通知書,並提出不展開法律程序,但條件是該人士須承諾履行通知書內的規定。 在2020和2021年間,競委會就兩個合謀行爲發出違章通知書: – 於資訊科技項目招標中合謀定價[1] Nintex Proprietary Limited (「Nintex」) 是一間資訊科技流程自動化軟件的供應商。有證據顯示,一名之前在香港Nintex任職的代表涉嫌運用其影響力,使兩間Nintex 轉售商Quantr及X公司,協調他們在2017年向海洋公園投標時提交有關供應和安裝Nintex軟件之方案和報價。 – 合謀定價及/或控制在香港酒店出售的旅遊景點門票及車票的價格[2] 在2016和2017年期間,一間旅遊櫃檯營辦商和六個酒店集團曾互相提供錦倫旅運有限公司和Tink Labs Limited的定價資料,以促成錦倫及Tink Labs合謀訂定及/或操控透過服務櫃檯或特定裝置向旅客銷售門票之價格。儘管這七間公司沒有參與門票銷售,但它們積極協助落實該合謀定價安排,在該合謀行爲中擔當著「促成者」的角色。 競委會在發出違章通知書時所考慮的因素 在決定是否向違規方發出違章通知書或對其提出起訴時,競委會會考慮各種因素,包括:- – 當事人是否知道其員工參與反競爭行為; – 當事人在反競爭安排中的行為性質;及 – 當事人在競委會調查初期是否已積極配合調查。 需作出的承諾...

公司及商業業務

傳媒及娛樂業務

05/2021

音樂授權的二三事 – 數碼音樂特許協議的重要條款

(本文章為〈音樂授權的二三事 – 音樂使用者首要知道的是…〉的下篇 – 上篇文章請參閱:https://www.haldanes.com/tc/音樂授權的二三事 – 音樂使用者首要知道的是)   在識別適當的特許人後,特許持有人應聯絡特許人並提出特許提案。為了審視該提案,特許人有可能提出一系列的問題。如果特許持有人希望運作數碼音樂平台並播放特許音樂,那麼特許人會提出的常見問題將包括:特許持有人計劃使用什麼音樂、有關音樂將如何讓用戶或訂閱者瀏覽、訂閱計劃的詳情、相關用戶條款(例如可播放音樂的電子產品數目和下載次數,是否提供試聽期等等)、計劃推出數碼音樂平台的地區,更重要的是,訂閱費用和特許持有人預計從數碼音樂平台賺取的金額。其他常見問題亦包括特許持有人的背景、公司業務詳情、商業計劃、商業夥伴和客戶、收入模式等等。音樂版權持有人和其管理人員通常會以擴大音樂傳播率和提高收入作為目標。換言之,特許持有人的商業計劃越詳細可靠,特許人同意授權的機會則越高。 特許協議的條款雖不能一概而論,而且很大程度取決於雙方的具體談判以及個別個案的實際情況,但特許持有人應留意的重要條款包括: 1. 特許持有人能如何使用特許作品? 特許範圍條款(或授權條款)是一份特許協議中的核心條款,用以界定授權予特許持有人的權利(即特許持有人能如何使用特許作品),。特許持有人應該確保「特許作品」的定義能充分涵蓋擬使用的音樂(不論是音樂作品還是聲音記錄),以及授權的範圍充分涵蓋擬使用方式。常見使用方式包括複製、公開表演、向公眾提供該作品、將授權予特許持有人的權利再分授權等。除列出一系列特許持有人獲准從事的活動外 (「可做事項」),特許協議亦會列出一系列特許持有人不可從事的活動 (「不可做事項」)。除協議另行列明,一切未有特別指明授權予特許持有人的權利均由特許人保留。因此,特許持有人應仔細審視「不可做事項」清單,以確保其擬使用方式不在「不可做事項」清單之內。 2. 特許持有人需要為特許音樂繳付多少費用? 毫無疑問,特許人授予特許為一項收費服務。協議雙方誠然能磋商特許費用的實際金額,但一般的計算方法有以下三種: a. 定額收費:意思即特許持有人需先向特許人一次過或以分期付款方式繳付一筆固定費用。對特許持有人而言,「定額收費」的模式最為直接;但對特許人而言,此等收費模式則可能缺乏彈性,因實際要繳付的金額已經預先同意和釐定,而且不受特許持有人實際賺取利潤多寡影響。因此,「定額收費」模式在現實中並不常見,通常只會在特殊情況下(例如為追認過去未獲授權用途而發出特許)才會採用。 b. 收入分配:此等收費模式通常會以特許持有人收入的特定百分比(%)標示。由於這種計算方式能確保特許人能在特許持有人賺取更多盈利時獲得更多回報,因此「收入分配」的收費模式在現實中最常見。不難想像,特許持有人會希望盡量收窄獲納入「收入分配」的收入;而特許人則會希望擴大收入範圍,以賺取更多回報。因此,如何定義「收入」成為一項常見的爭議點。當非直接由特許作品衍生的收入(例如贊助收入)佔特許持有人收入的重要份額,而協議雙方對音樂平台及賺取盈利的營運成本應否被納入「收入分配」的收入範圍持有不同意見,則或會令雙方的談判變得更加複雜。 針對特許人在「收入分配」的模式下對特許費用缺乏控制這問題,特許人或會另外就每名訂閱者 / 每次播放、點擊或下載有關特許作品訂明定額收費(又常被理解作「按次收費」),而所須繳付的特許費用則以「收入分配」及「按次收費」中的較高者為准。在此等情況中,使用數據如收入、訂閱者數量 / 播放次數、點擊量、下載量等至為重要,因此特許人會要求特許持有人定期匯報有關數據。 c. 預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