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事訴訟及爭議解決

12/2021

香港誹謗法:如何保護您的聲譽的簡要指南

在這數碼時代,保持良好聲譽是達致事業成功的關鍵已經成為陳詞濫調。這對於您在網絡世界的形象尤其重要,任何希望了解更多有關您的資訊的人都可以查看和仔細檢查您在網絡世界的形象。與此同時,心懷不軌的人要在網上散播有關不同人的不良或錯誤信息從未如此簡單。若您是被誹謗的對象,及時處理此類問題才能讓您的聲譽得到保障。 甚麼會構成誹謗? 在香港,誹謗可包括發布有關某人的陳述令公眾憎恨、蔑視或嘲笑他,並貶低他在一般社會人士中的地位,以致他們避開他。法人團體不會受到情感上的傷害,但其商譽可能會受害,並可以就任何誹謗性陳述而對其業務可造成的損害而提出有關永久形式誹謗或短暫形式誹謗侵權訴訟。 誹謗可以以書面形式發生,即永久形式誹謗,例如書面陳述、視頻或錄音;或者以口頭形式出現,即短暫形式誹謗,例如口頭言語、聲音、標誌和/或手勢。 判斷一個陳述是否具有誹謗性的測試是首先確定發布的字詞的意思,然後判別這些字詞是否傳達了誹謗性的意思。 誹謗有沒有抗辯理由? 誹謗性陳述的發布者可以提出對於法律責任的抗辯理由,例如: 有理可據 (或事實):被告人需要證明有關他被起訴的誹謗性字句的內容實質上是真確的,前提是如果有關言詞含有2項或多於2項針對原告人的不同控罪,未獲證明屬實的言詞,在顧及其餘控罪乃屬真實後,對被誹謗者聲譽並無關鍵性的損害者。 公允評論:被告人需要證明被投訴的字句是根據事實及基於公眾利益而作出的評論。當有關的言詞部分為事實的指稱而部分為意見的表達,而並非每項事實的指稱皆獲證明屬實,該項意見的表達須,在顧及所申訴的言詞所指稱或提述的已獲證明的事實後,屬公允評論者。但是,這抗辯理由不適用於含有惡意的言詞。 絕對特權:在某些情況下為了公共利益,一個人應該能夠自由發言或寫作時發表的陳述(例如,在司法程序中或與司法程序有關的陳述,或在立法辯論過程中的陳述)享有特權,並且不會受到誹謗索賠的約束。 受約制特權:在比上述(c)較低需要的情況下發表,但仍應基於公共政策而享有特權的言詞(例如,發布者需要履行法律、社會或道德上的責任,而接收者亦有責任去了解有關事情,包括記者和編輯負責的新聞工作)。如果有關誹謗性陳述是惡意的,則會喪失此特權。 非故意的誹謗:香港法例第21章誹謗條例提供一個法定的抗辯理由,使無意作出誹謗性陳述者迅速提出賠罪,以誓章的形式 (i) 指明作出誓章的人用以表明其所發布的有關言詞乃屬無意地涉及所依憑的事實;並 (ii) 提出就被申訴的言詞發布一項適當的更正,並提出向感到受屈的一方發布充分的道歉。如提出的賠罪不為接受,這則可以在將來有關該出版的永久形式誹謗或短暫形式誹謗的任何法律程序時作為免責辯護。 如何保護我的聲譽? 如果您受到誹謗,您可以考慮以不同的方式處理。 在認識誹謗性陳述的發布者的情況下,最直接的方法是發出終止及停止信。這種信函可包括您對有關誹謗性字眼的意思的詮釋,重申您在同行中享有的聲譽,以及要求誹謗性陳述的發布者通過道歉信收回其言論並承諾不再發表或散佈關於您的類似言論。 按誹謗性陳述的發布地點和方式,您可以通知任何相關的第三方關於針對您的誹謗,以便他們刪除有關字句並避免需要負上潛在的責任。 如果沒有得到道歉(或不知道誹謗性陳述發布者的身份),您可以考慮向法庭求助,法院有權授予他們認為公正及適宜的禁制令。這些禁制令的例子包括 (i) 禁止進一步發布誹謗性字詞或與之相似的字詞的命令,以及 (ii) 強制立即和永久地從有關方控制範圍內的所有網站或公共平台,包括在社交媒體上,刪除誹謗性字詞的命令。還應注意的是,儘管法庭有權下令要求道歉,但由於其性質,法庭只會在特殊情況時使用此權力。 根據實際所使用的字詞和短句、它們的發布方式以及是否有重複、陳述者的意圖以及該陳述對您的感受和/或聲譽的影響,您可以選擇對發布者提出法律訴訟 (即以面交方式送達傳訊令狀),要求發布者賠償所有遭受的損失,並要求一般補償性質的損害賠償,以及加重性損害賠償和懲罰性損害賠償。 結語 誹謗法時刻在演變,以回應隨着互聯網時代發展衍生的問題,到底在互聯網時代發表言論意味著什麼,以及平台提供者等中介機構是否應對互聯網用戶發表的誹謗言論負責。這些問題可能很複雜而且必須因應每個案件的實質情況而定,如果您的情況無法自行解決,不妨考慮尋求法律意見。...

競爭法

04/2021

競爭法的五大趨勢 – 回顧2020/2021的案件

2020/2021年對於香港競爭法從業者來說是不平凡的一年:競爭事務委員會(「競委會」)對於違反第619章《競爭條例》(「該條例」)「第一行為守則」和「第二行為守則」的業務實體或人士越來越積極地發起調查和展開執法工作。雖然競委會已在競爭事務審裁處(「審裁處」)展開了數個法律程序,但對於在整個調查過程中保持合作的當事人,競委會會從寬處理並發出違章通知書。 回顧競委會最近的執法行動及審裁處的判決,我們注意到反壟斷執法的五個主要趨勢,並將於下文討論:   1. 發出違章通知書 根據該條例第67條,如競委會有合理因由相信有人違反「第一行為守則」(涉及嚴重反競爭行為)或「第二行為守則」,而尚未就該項懷疑反競爭行為在審裁處展開法律程序,競委會可向該人士發出違章通知書,並提出不展開法律程序,但條件是該人士須承諾履行通知書內的規定。 在2020和2021年間,競委會就兩個合謀行爲發出違章通知書: – 於資訊科技項目招標中合謀定價[1] Nintex Proprietary Limited (「Nintex」) 是一間資訊科技流程自動化軟件的供應商。有證據顯示,一名之前在香港Nintex任職的代表涉嫌運用其影響力,使兩間Nintex 轉售商Quantr及X公司,協調他們在2017年向海洋公園投標時提交有關供應和安裝Nintex軟件之方案和報價。 – 合謀定價及/或控制在香港酒店出售的旅遊景點門票及車票的價格[2] 在2016和2017年期間,一間旅遊櫃檯營辦商和六個酒店集團曾互相提供錦倫旅運有限公司和Tink Labs Limited的定價資料,以促成錦倫及Tink Labs合謀訂定及/或操控透過服務櫃檯或特定裝置向旅客銷售門票之價格。儘管這七間公司沒有參與門票銷售,但它們積極協助落實該合謀定價安排,在該合謀行爲中擔當著「促成者」的角色。 競委會在發出違章通知書時所考慮的因素 在決定是否向違規方發出違章通知書或對其提出起訴時,競委會會考慮各種因素,包括:- – 當事人是否知道其員工參與反競爭行為; – 當事人在反競爭安排中的行為性質;及 – 當事人在競委會調查初期是否已積極配合調查。 需作出的承諾...

公司及商業業務

12/2021

有關NFT的法律資訊: 香港和中國

最近發展 從最近的新聞中可以看出,騰訊和螞蟻集團將其平台上的非同質化代幣 (NFTs)的描述改為 「數字藏品」,以淡化其與NFTs的聯繫。 螞蟻集團通過代表表示,它 「堅決反對任何形式的以數字藏品為名的違法違規行為」,或 「任何形式的數字藏品炒作」。 騰訊在一份聲明中指「我們不容忍任何非法活動,包括虛擬貨幣相關活動的違法違規行為」,並強調幻核(其NFT平台)禁止用戶間的「數字藏品」轉移。[1] 雖然中國尚未頒佈針對NFT的法規,但騰訊和螞蟻集團似乎急於與任何加密貨幣相關的服務保持距離,似乎是受到最近加密貨幣相關法規收緊所影響,特別是本年9月發表在受官方報紙《人民日報》監督的《證券時報》一篇針對NFT的文章。該文章說,「當前NFT作品交易中存在巨大的泡沫實際上已經是一個共識」,「很多玩家將目光聚焦在NFT這一形式,而非作品或資產本身」。它警告說,「一旦市場熱度相對降低,隨風炒作的現象逐步冷卻,那麼當前諸多千奇百怪的NFT的資產價值也會大打折扣」。[2]   背景 在中國,已經有各種打擊加密貨幣的行為,儘管不是以成文法的形式。早在2013年,包括中國人民銀行(即中國的中央銀行)在內的金融監管機構發佈聯合通知,禁止銀行和支付公司提供比特幣相關服務。 [3] 在 2017年9月,包括中國人民銀行在內的七個政府機構聯合發佈通知,禁止首次代幣發行(「ICO」),命令完成ICO的組織或個人做出清退等安排。[4] 隨著全球加密貨幣市場變得更加活躍,今年對加密貨幣的打擊力度加大。今年5月,中國人民銀行發表聲明,禁止金融機構和支付公司提供與加密貨幣有關的服務。6月,中國政府決定關閉比特幣挖礦業務。 [5] 9月,中國人民銀行在一份通知中說,所有加密貨幣交易(如交易加密貨幣、出售代幣、將加密貨幣兌換成法幣)都被禁止,違者將被起訴。通知說,這是因為「虛擬貨幣交易炒作活動抬頭,擾亂經濟金融秩序,滋生賭博、非法集資、詐騙、傳銷、洗錢等違法犯罪活動」。[6] 有趣的是,儘管圍繞加密貨幣的限制越來越嚴格,中國政府還沒有頒佈任何禁止投資者持有加密貨幣的法律或法規。   科技巨頭如何就加密貨幣禁令作出應變 鑒於這些規定,騰訊和螞蟻金服等科技巨頭正試圖避開加密貨幣 – 儘管NFTs就其性質而言,與加密貨幣有著難以分割的聯繫。在技術層面上,騰訊和螞蟻放棄了乙太坊區塊鏈基礎設施,轉為用他們自己非完全去中心化的的半區塊鏈基礎設施,而是以人民幣進行交易,在一個中心化的帳簿上進行交易。 為了與政府的政策保持一致,騰訊和螞蟻集團通過禁止轉售來淡化 NFT 的金融價值。例如,當阿里巴巴在6月發現一個NFT被以數千倍於原價的價格轉售時,它禁止NFT在其數位二手市場閑魚上轉售。當騰訊在8月推出其NFT交易應用程式幻核時,轉售或贈送藝術品的行為被禁止。[7]   對香港的影響 由於香港尚未制定任何具體的法律來禁止非傳統文化藝術品的交易和銷售,收藏家和投資者已經轉移到香港,因為亞洲的NFT行業仍在蓬勃發展。...

刑事辯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