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2021

有關NFT的法律資訊: 香港和中國

最近發展 從最近的新聞中可以看出,騰訊和螞蟻集團將其平台上的非同質化代幣 (NFTs)的描述改為 「數字...

07/2021

電郵詐騙案的受害者應該怎麼做?

現今,隨着企業越來越依賴使用電郵進行通訊,電郵詐騙案變得越來越普遍。騙徒通常會入侵個人的電郵賬戶...

06/2021

香港電台就修訂《公司條例》的訪問

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最近提出修訂《公司條例》(第 622 章),將限制公眾查閱公司登記冊上的公司董事個人...

05/2021

音樂授權的二三事 – 數碼音樂特許協議的重要條款

(本文章為〈音樂授權的二三事 – 音樂使用者首要知道的是…〉的下篇 – 上篇文章請參閱:https://www.halda...

05/2021

電子簽署在香港的合法性

自新型冠狀病毒疫情以來,在家工作已成為許多企業的新常態。在家裡打印和掃描設施有限的情況下,用傳統...

05/2021

離婚常見問題 | 何敦律師行

離婚 1. 結婚後多久才可以申請離婚? 除非得到法庭批准,否則最快只能在結婚滿一年後申請離婚。 2. 怎樣...

05/2021

在香港執行內地判決的新里程

立法會於2021年5月5日正式通過《內地婚姻家庭案件判決(相互承認及強制執行)條例草案》(「該草案」)。 現...

04/2021

窺淫及相關罪行: 立法的迫切需要

近年來,香港法律改革委員會(「法改會」)和立法機關經常收到社會的反饋,要求相關機構考慮是否有必要...

04/2021

競爭法的五大趨勢 – 回顧2020/2021的案件

2020/2021年對於香港競爭法從業者來說是不平凡的一年:競爭事務委員會(「競委會」)對於違反第619章《...

刊物民事訴訟及爭議解決

醫療疏忽與索賠機制

什麼是醫療疏忽? 由於醫療疏忽是人身傷亡的一種形式,在涉及醫療疏忽的案件中,香港法院會遵循侵權法中有關謹慎責任、違反責任、因果關連和損害方面相同的原則。 醫護人員對其患者的謹慎責任應被視為一項單一的綜合義務。它涵蓋了所有醫護人員在改善患者的身體和/或精神狀況時運用其技術和判斷的情況,以及他們在提供服務時的所有方面。 為了履行其於侵權法上的責任,醫護人員所需要達到的謹慎標準是一般熟練程度的醫護人員運用該專業技能時應有的標準。換句話說,如果他按照相關領域的負責機構或從業人員認可的適當的做法行事,他不會被視為因違反對患者的責任而疏忽。這就是著名的 Bolam 案(Bolam v. Friern Hospital Management Committee 1 WLR 582)。隨著時間的推移,上述原則有一些新的發展。第一,如果有兩個負責機構的專業意見,而醫護人員按照其中一個機構的專業意見行事,他不會因為另一個專業意見機構會採取不同的做法而被視為疏忽,但是如果醫護人員是按照一個無法經得起邏輯分析的專業意見行事,那麼該醫護人員就會被視為沒有按照“負責任”的專業意見行事,並有機會需要為此疏忽承擔責任。 謹慎責任包括警告患者有關風險的責任。根據…
Renee Chow
February 14, 2022
刊物民事訴訟及爭議解決

仲裁開庭地的選擇

在中國內地和香港,仲裁作為一種解決爭議的替代方式,越來越受歡迎。仲裁基於當事雙方的仲裁協議而生,相比法庭訴訟,更具保密性的優勢。另外,法庭審訊需要經法院排期,而仲裁的當事方則對仲裁日期有更多掌控,因此,一般而言,通過仲裁,爭議能更快得到解決。 在制訂仲裁協議時,仲裁開庭地是雙方要考慮的關鍵因素之一。仲裁開庭地的影響遠於仲裁開庭的地點,原因是仲裁地(seat of arbitration)通常也跟隨開庭地而得以確立。何地法院對仲裁有管轄權,以及仲裁程序受哪個法律框架規管——仲裁地將影響這些決定。 香港一直以來都是熱門的仲裁開庭地,原因有很多。首先,香港是普通法司法管轄區,重視法治和司法獨立。在香港的仲裁受香港法律第609章《仲裁條例》管轄,該條例大致仿效《聯合國國際貿易法委員會示範法》,建立了一個全面及支持仲裁的機制。因此,依託其成熟的法律體制,香港成為了國際商業活動和商業爭議解決中心。另一方面,由於香港的地理位置以及其作為特別行政區與中國內地的緊密聯繫,對於涉及中國當事方或其他中國元素的爭議,香港經常被視為一個便利且理想的爭議解決地。 選擇仲裁地時,另一個要考慮的重要因素是仲裁裁決的可執行性。尤其當爭議牽涉到跨地域元素時,當事方當然希望仲裁裁決能在盡可能多的國家和司法管轄區獲得認可和執行。依據《承認和執行外國仲裁裁决公約》(《紐約公約》),在香港所作的仲裁裁決可在超過160個締約國執行。另外,《關於內地與香港特別行政區相互執行仲裁裁決的安排》(下稱《安排》)則推動了仲裁裁決在這兩個司法管轄區下的相互執行。 2020年11月27日,中國最高人民法院副院長和香港律政司司長簽訂了《關於內地與香港特別行政區相互執行仲裁裁決的補充安排》(下稱《補充安排》),此舉闡明及加強了內地和香港之間仲裁裁決的相互認可和可執行性。補充安排對現有的安排作了數項修改和說明,以增強中國內地與香港之間在此領域的司法合作。 補充安排主要有四條規定。第一條和第四條在補充安排的簽訂當日生效;第二條和第三條則在香港特區對《仲裁條例》作出相應修改後實施,即自2021年5月19日起生效。四條條款的主要內容如下: 第一條闡明了《安排》下所列明的有關執行內地或香港仲裁裁決的程序,應解釋為包括認可和執行該等仲裁裁決的程序。此前,《安排》並沒有明確提到認可這個概念,而補充安排則就《安排》作出了更清晰的說明。 第二條修改了原《安排》的序言及第一條,使《安排》的範圍涵蓋“香港特區法院執行按《中華人民共和國仲裁法》作出的仲裁裁決”。這是原《安排》基礎上的一個進步,原安排只適用於在內地認可名單中的仲裁機構所作的仲裁裁決。 根據第三條,雙方可同時在中國內地和香港申請執行仲裁裁決,唯經該執行程序所得財產的總額不得超過裁決中判定的數額。這一修改具有十分正面的意義,在現有機制下,申請人只能在內地和香港之間二選其一開展執行程序。 對於尋求在內地和香港執行仲裁裁決的當事方,第四條亦會有明顯幫助。根據新規定,內地或香港法院在受理執行仲裁裁決的申請之前或者之後,可採取臨時措施以協助執行程序,防止可追收的財產被耗散。 除上述優勢外,香港作為“亞洲國際都會”,好客包容,所用語言靈活,亦具備大量法律專才,此等條件對以香港為仲裁地和開庭地的仲裁有重要的推動作用。有見最新的進展,香港作為國際仲裁中心的地位將進一步得以鞏固。   由合夥人黃世傑及律師蔡樂賢律師撰寫…
Renee Chow
January 31, 2022
刊物婚姻及家事法私人客戶

香港的管養權及探視權

何敦律師行成功協助答辯人父親於離婚程序中獲取家庭子女的共同管養權及探視權。 本案件於2019年12月在家事法庭開始審訊,案件押後至2020年3月/4月繼續審訊,惟因新型冠狀病毒疫情影響下,司法機構由2020年1月29日起把法庭程序一般延期(一般延期),以及父親於審訊期間返回歐洲定居,審訊因而再度押後至2021年2月。 本案件的負責人為合夥人廖綺琪律師。 家庭背景 雙方於2008年結婚,共有兩名家庭子女,於審訊進行時分別為12歲及9歲。雙方於2016年12月分居,2017年6月母親以父親的不合理行爲展開離婚訴訟,父親在2020年3月永久移居歐洲。法官批准父親在歐洲以視像會議形式參與審訊,而父親的代表律師則獲批准在審訊期間以WhatsApp短訊形式向父親獲取指示。 審訊議題 – 共同管養或獨有管養以及探視 母親尋求擁有家庭子女的單獨管養權,而父親則希望父母雙方共同管養家庭子女。雙方就照顧及管束權方面並無爭議,父母雙方同意家庭子女該在母親的主要照料下繼續在香港生活。 本案件的主要困難之處是父親承認吸毒問題以及離婚訴訟期間涉嫌虐待兒童/體罰的事件導致地方法院判刑。爲此,家事法庭要求父親在離婚訴訟期間每月提交一份毒品及酒精檢測報告。除了2018年及2021年向家事法庭提交的毒品及酒精檢測報告結果為陽性外,其餘所有檢測報告結果均為陰性。單一共聘專家得出的結論為父親曾接觸毒品,但無法證明其經常使用或成癮,而父親體内的藥物含量屬“低使用量或低使用率類別的低端”。 審訊中的主要爭議點: 是否應該頒佈如母親所尋求的單獨管養權命令還是如父親所尋求的共同管養權命令? 該如何為父親作出長期及短期的探視的安排? 子女事宜及管養權安排的法律 《婚姻法律程序與財產條例》及《未成年人監護條例》涵括了有關家庭子女方面的主要法律條款。…
Renee Chow
December 31, 2021
刊物刑事辯護欺詐、資產追踪和追討

證監會與廉政公署聯合打擊金融罪案

金融市場是否將迎來一波“大掃除”? 背景 近日,證券及期貨事務監察委員會(“證監會”)與廉政公署(“廉政公署”)於2021年7月和2021年8月連續兩個月開展了前所未有的兩次聯合行動。 2021年7月7日,廉政公署在一項代號為「海明珠」的聯合行動中,逮捕了一名上市公司高層人員,其涉嫌在公司的首次公開招股中向包銷商職員提供利益。 證監會和廉政公署在聯合行動中搜查了多個處所,包括上市公司和其中一間首次公開招股包銷商的辦公室。 大約一個月後,於2021 年 8 月 12 日,證監會和廉政公署聯合展開另一項代號為「玉麒麟」的行動。廉政公署在行動中拘捕五名人士,包括一間上市公司的一名現任及一名前任執行董事。他們涉嫌串謀他人收受利益,致使該上市公司批出多筆大額貸款予數間公司,以及延長有關還款期。調查發現部份貸款者由該上市公司高層人員或其相關人士操控,並拖欠還款,令該上市公司無法收回大部份貸款。證監會和廉政公署搜查了多個處所,包括上市公司的辦公室。證監會和廉政公署在聯合行動中搜查多個地方,包括該上市公司的辦公室。 本文意在回答由上述新聞而引發怎樣的啟示. 證監會與廉政公署之間的強力組合 上述的聯合行動並非證監會與廉政公署首次合作調查。 多年來,證監會與商業罪案調查科(“CCB”)之間一直有類似的合作。眾所周知,他們會交換有關嫌疑人的情報。…
admin
December 22, 2021

© Haldanes 2022. All Rights Reserved.